主页 > 率土之滨 >

亚运会电竞表演项目英雄联盟决赛日总结:比分3:1,中国是冠军

编辑:凯恩/2018-09-15 16:23

  (22分钟左右双方AD装备对比)

  

  电竞“边缘化”,职业选手入不敷出的情况直到SKY的出现才有所改善。

  随之电竞在民间的关注度也愈发高涨,这一现象引发了资本方的关注,接着出现了大量职业电竞俱乐部,电竞从杂乱无章的自由发展逐步职业化,电竞选手在有了稳定收入后也能全身心的投入训练和比赛之中。

  2007年前后,《DOTA》在中国流行开来,中国DOTA电竞职业队在接下来几年间的各项世界大赛上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2011年,《英雄联盟》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并且在腾讯这个顶级游戏公司的大力运营下,迅速成为了一款“国民级MOBA游戏”。再结合当时快速崛起的各类视频媒体,电竞在内容传播上有了强力保障,中国电竞自此进入了高速发展时期。

  前《英雄联盟》WE战队训练室

  随着关注电竞的人越来越多,中国的电竞选手在各项世界电竞大赛硕果累累,同时带动了游戏产业、文创产业的高速发展,国家也在接下来的几年接连出台诸如“高校开设电竞专业”、“发展各省市电竞小镇”等多项电竞利好政策。

  漫漫长夜已过,电竞产业迎初升朝阳

  

  数据来源:艾瑞咨询

  近几年来电竞市场形势大好,中国电竞市场用户数同样增速迅猛,尤其是受移动电竞崛起影响,2016-2017年电竞用户增幅达104.9%,预计2019年中国电竞用户数将会达到3.5亿。

  新时代的中国电竞除了“移动端爆发”之外,还有以下产业现象值得关注。

  一、电竞赛事职业化程度加深

  有数据显示,2017全年,《英雄联盟》LPL赛区职业赛事全年观赛人次突破100亿,成为中国首个单年观赛人数破百亿的电竞项目。同时移动端电竞代表作品《王者荣耀》的KPL职业联赛春季赛观看量在短短两年间从4亿增长至了46亿,翻了12倍。

  

  电竞产业的欣欣向荣也使得各大电竞赛事奖金数不断增加,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DOTA2国际邀请赛(简称Ti)”。奖金池一直采取“众筹模式”(玩家充值购买指定游戏物品销售额的25%加入奖金池)的Ti联赛,今年奖金数额再创新高,最终达到了254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73亿元),其中中国玩家贡献巨大。

  【资讯:央视CCTV5频道播报英雄联盟中国队夺冠短讯】

  【亚运赛果:中国队3:1战胜韩国队,获得首枚英雄联盟项目亚运会金牌】

  

  电竞赛事对玩家来说有着“偶像职业选手”、“国家或战队的归属感”、“顶级技术竞技的公开展示”等多种付费点,所以对整个行业来说,电竞比赛存在着巨大的变现价值,如何进行多维度的开发是值得深入探索的。

  早起的电竞赛事赞助商多为游戏外设、直播平台等电竞相关的垂直产业,近年来,电竞产业的蓬勃发展吸引了大批传统厂商的目光,资本的疯狂涌入为中国电竞产业提供了强有力的经济支撑。

  2018雅加达亚运会电竞表演项目英雄联盟在今天结束了所有赛程,最终中国队以3:1的比分战胜宿敌韩国队,拿到了有史以来第一枚英雄联盟项目亚运会金牌,中国台北代表队在季军赛中同样3:1战胜沙特阿拉伯代表队,收获铜牌。赛后,AESF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主席霍启刚为冠亚季军颁奖,国旗升起,国歌响彻。

  

  (感受一下台湾网友的毒舌)

  

  有数据显示,2017年中超足球赛事、CBA篮球联赛累计观赛人次在10亿左右,赞助费均超过6亿元人民币。而2017年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观赛人次达到100亿+,赞助费却仅有1亿元左右。

  电子竞技与亚运会的首次携手大获成功,这也是电竞产业历史性的飞跃,要知道在20年前,中国的电子竞技还是社会主流观点中的“洪水猛兽”……

  多款电竞游戏与明星、KOL的频繁联动加快了电竞生态体系的构建,明星看重电竞产业的商业价值,电竞看重明星的影响力,两者相辅相成。

  例如2017年5月5日,《王者荣耀》举办首届“五五开黑节”,当红流量小生鹿晗担任“王者大使”与玩家开黑;马东担任“王者历史老师凤凰娱乐(fh643.com)”推出第一堂《王者历史课》;团战之夜,更是邀请了冯潇霆、郜林等体育明星与王尼玛、张全蛋等网红KOL同场竞技并全程直播。

  

  

  电竞加入奥运会,是否只是天方夜谭?

  【赛场趣闻:Uzi决赛使用Ruler冠军皮肤,当局Ruler惨遭军训】

  此次亚运会期间,作为亚奥理事会终生名誉主席的魏纪中老先生曾说道:“现在有很多人都在研究电竞,而且这个市场发展很快,商业化的程度越来越高,运动员的职业化程度也在加速,我们不能忽视这样的存在。”

  

  但对电竞产业发展持肯定态度的他,在针对“电竞是否可以进入奥运会”的问题上,却直言不讳道:“不可能”。

  “要开办电竞项目,就不得不避开一个管理问题,所以我们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找到适当的方式来管理电子竞技这一新项目。电子竞技是年轻人喜欢的项目,但想上奥运会,得先问过主办方,只有他们认可电子竞技才行”。魏纪中如是说道,这番话无疑给所有电竞从业人员及热爱者们泼了一盆冷水。

  其实在2017年底,国际奥委会就曾公开表示已认证电子竞技为正式的体育项目,将开始着手将电竞纳入奥运比赛项目中。虽然奥委会承认了电竞的“体育界正统地位”,但这并凤凰彩票(fh643.com)不意味着电竞入奥就顺理成章了,其实前方的路还万分坎坷。

  但巴赫也承诺积极探索电竞与奥运会两者之间的合作方式,他表示:“两者之间至少共享两个价值观——激情和卓越。”

  尽管电竞入奥困难重重,但我们一直在努力

  横亘在“电竞入奥”前诸如“暴力因素违背奥林匹克精神”、“没有一个世界级别大型电竞协会”、“全球各地区电竞发展失衡”等一系列问题,全球范围内的电竞从业者都在努力的进行攻克。

  几乎所有的电竞人都认为电竞与传统体育竞技项目并无本质上的差异,两者都讲求团队配合、顽强拼搏,也都是结合了智慧、技术、身体素质等多方面因素的综合比拼。而且顶尖的电竞选手同样需要进行日复一日的艰苦训练,这都需要奋斗精神与强大的责任感支撑,完全符合奥林匹克体育精神。

  

  对于巴赫提出的“电竞涉及暴力因素”,有业内人士表示:“拳击这项体育运动在进入奥运之前也进行了一番改造,例如采取了业余拳击的规则,要求选手必须穿着齐全的护具,并且只打三个回合,把选手受到的身体伤害降到最低。那么既然拳击可以,电竞是不是也可以为了进入奥运会针对游戏本身去做一些优化呢?剔除其中一部分涉及血腥暴力的成份,让奥运会可以获得一套自洽的逻辑即可。”

  

  电子竞技在中国萌芽后受到了国家的关注,中央电视台在2003年4月4日创办了国内首档电竞节目《电子竞技世界》,这档栏目也成为了中国最早一批电竞爱好者的美好回忆。同年,电子竞技还成为中国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承认的第99个正式体育项目,似乎从各个方面来看,电竞接下来在国内都会四平八稳的发展下去。

  “亚洲电子竞技协会主席”霍启刚近年来也在积极推动电竞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正向传播,霍启刚在本届亚运会期间,笑着说他在游说各国家、地区奥委会接受电竞选手中,这些地方的传统体育组织也开始接纳和了解电竞。

  

  最后,我们观察到,在微博的话题热度上,作为子类目“电竞亚运会”甚至远超“亚运会”本身。而且有市场调研数据显示,随着时代的发展,不仅仅是亚运会,甚至连奥运会在年轻群体中的关注度都日益下降。2016年里约奥运会,美国电视台NBC黄金时段的收视率就同比下降了17%,其中18-49岁人群收视下降了25%。同样在中国,央视的综合收视份额,也从2012年的48.7%下降到29.9%,反之电竞已经成为最受年轻人喜爱的竞技运动之一。

  

  不论怎么说,电竞首次在亚运会亮相都是历史性的一刻,近几年电竞的“全民化”也都有目共睹。当下的电竞生态就犹如初升的朝阳,还有着巨大的上升空间,相信随着电竞产业逐渐成熟和进一步普及,“电竞入奥”值得期待。